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洛阳百姓问政节目开播5名环保局领导遭炮轰

2019-01-31 04:10:24

洛阳百姓问政节目开播 5名环保局领导遭炮轰(图)

在现场,问政嘉宾向陈亚利展示浑浊的井水。

洛阳市环保局局长陈亚利(右)看了暗访短片后跟副局长郭福伟交流

阅读提示|昨日上午,2014年首场百姓问政开播,洛阳市环保局局长陈亚利带领四名副局长郭福伟、张聿亭、张广道、马德显“赴考”。节目直播现场,五名问政嘉宾结合大屏幕上播放的暗访短片,从多个角度对五名环保局领导进行了轮番“炮轰”,还有一名问政嘉宾现场送给五名领导三瓶“黑水”,请他们品尝。

陈亚利等人表示,节目结束后,洛阳市环保局将立即对问政嘉宾反映的问题进行调查,尽快整改到位。

场内场外

1

河水被污染,市民当场给环保局长送﹃黑水﹄

节目现场:副局长两次发言被打断

在问政现场,栏目组播放了这样一段暗访短片:井水打出来散发着阵阵恶臭,这样的水不仅不能喝,连用都没法用,孟津县麻屯镇下河村的村民们6年来一直在忍受着这样的闹心事儿,他们用水只能到邻近村庄用大桶拉水……

短片播完后,作为问政嘉宾之一的友“镜头向下”给洛阳市环保局局长陈亚利送上了三瓶下河村村民从自家井中打出的水,问他:“这样的水能用吗?”陈亚利接下水,面色有些尴尬。台下有民评代表喊了一句:“要不局长先尝尝?”,引起了一片哄笑。

问政嘉宾王喆痛心地说:“如果这些水让孩子们饮用,会有怎样的后果?现在社会都在查牛奶等食品安全问题,难道这些水的问题比牛奶的问题还要难以管理吗?”

市环保局副局长张广道解释说:“我们对此很重视,已经开了专项治理会议,会按照相关规定进行处理。不过这个事情属于属地管理,要由当地政府进行规划、检查、水利建设等……”

“你说的,我听不明白。我们就想知道这个区域饮水的问题到底是不是归你们管理的?”“镜头向下”打断了张广道的解释,进行追问。

张广道又把刚才的“水源地管理属于属地管理”的话重复了一遍,刚说了一半,另一名问政嘉宾谢景良打断了他:“属地管理?那是不是说你们主要进行的是宏观的管理?这件事情究竟归不归你们管理?”

“真是听不明白,到底这事儿是不是咱们单位在进行管理。”“镜头向下”也补充了一句。

当张广道第三次张口准备解释的时候,陈亚利挥手打断了他:“我们有,下了节目后,我们就去查”。

陈亚利痛快的表态终于止住了对面问政嘉宾的追问。“发生这样的事情,我感到很痛心。下了节目后,我们会立即调查,要求相关单位进行整改。”尽管陈亚利“马上办”的态度让人满意,却仍然收到了对面五名问政嘉宾五个“给你一锤子”的不满意表情。

场外调查:污染源可能来自上游

昨日下午,大河报来到下河村。看到,村民们纷纷围上来诉苦。“以前我们村儿的水可甜啦,咋着也没想到,我老了还得到外村‘借水’吃。”60岁的郭大爷是土生土长的下河人,他告诉,前几年污染较轻时,井水能勉强饮用,后来井水不仅发黑、发黄,闻起来还有阵阵异味,村民们无奈只好到邻近的村庄拉水吃。

看到了村民们赖以生存的拉水大桶。“每桶能装400升,我们两家能吃十天左右,水是从5里外的麻屯镇上拉的,这辆摩托三轮车就是专门为了拉水买的。”郭大爷说,村里一共有1900口人,其中600多人吃水要到外面拉。

村民裴文奎告诉,井中抽出的水腐蚀性太大,他们的铁桶半年左右就会烂。“俺们下河村的‘恶名’已经在外,镇上做生意的都不卖给我们不锈钢的水桶。”

在村口看到,河水呈黑灰色,水中矗立着的柳树和杨树已经枯死并风干,站在岸边能够闻到河水刺鼻的臭味。

村民们推测,应该是上游的污水污染了他们的河水。村民们多次向当地政府及环保部门反映,但是没有什么作用。

场内场外

2

地沟油小作坊有胆还是有﹃关系﹄

节目现场:地沟油窝点举报了没人管

近段时间,龙门北桥附近的堤坝上会不时飘来阵阵恶臭,让很多游客难以忍受。

暗访组走访后在一家名为伊龙庄园的地方找到了答案,该庄园的负责人称,根源在庄园隔壁一家炼制地沟油的小作坊。“味道特别大,来我们这里吃饭的客人都会因为受不了气味,早早离开。”庄园负责人说,他向市环保局、110都进行过投诉,但迟迟得不到解决。

“这是我们对小作坊管理不到位造成的,对于违法行为,我们一定进行制止。”市环保局副局长张聿亭的一句“监管不力”很快就遭到了问政嘉宾和台下民评代表的一连串“呛声”:“前两年我采访洛阳红河事件时,市环保局给我们的回答就是对小作坊监管不力。几年过去了,我们对小作坊的监管仍然是不力吗?”民评代表、洛阳晚报图片总监张晓理发问。

“监管不力,到底是对方的胆子太大还是关系太大?”“镜头向下”紧接着发问。

“由于生产成本低廉,不少小作坊会与执法部门玩‘捉猫猫’的游戏。”张聿亭说,对于这类作坊、企业,市环保局下一步会按照相关规定进行查处,该罚的罚,该关的关。他态度坚决的回复换来了五名问政嘉宾的4个赞。

场外调查:炼油污水直排水渠

昨日下午,找到了这个生产地沟油的小作坊,大门紧锁,数次敲门也无人回应。透过作坊,看到数个铁皮桶摆放在院子里。作坊门口有一条隐蔽的排水沟,水面上漂浮着一层油状物。周围居民介绍说,正是这条排水沟将炼油的污水直接排入了旁边的水渠,而这个水渠的下游就是伊河。

距离这家小作坊不足百米,又发现一家小作坊,门口挂着大锁,里面还传出了阵阵狗叫声,透过门缝可以看到,院内同样堆着几排油桶。是什么原因让这些小作坊成功逃脱监管?大河报将进一步追查。问题反馈

森林公园变身养鸡场到底有人管没

节目现场:森林公园变养鸡场、坟地、烧烤点

森林公园本来是让大家进行活动休闲的地方,却变成了大型天然养鸡场。这样的事情就发生在位于定鼎路北部的下清宫森林公园中。

王先生在这里已经居住了10年之久,目睹了公园点点滴滴的变化。“以前经常有居民来健身,后来有了养鸡场后,就很少有人来了。这两年还有村民来这里偷偷土葬,有小贩来这里进行烧烤。”部门说法:环保局有,将进行督办

“这些养鸡场、烧烤摊点在咱们那里有手续吗?”问政嘉宾赵莹说,按照相关规定,公园是不允许出现养鸡场等跟公园功能无关的场所的。

市环保局副局长郭福伟说,这样的事情肯定在环保部门是没有手续的,森林公园的主管部门不应该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作为环保部门,你们有吗?”问政嘉宾王喆问出了大家关注的问题。

“我们应该承担起相应的监管,应让主管部门对此进行督办。”郭福伟说。问题反馈

举报砖厂污染被打,谁来给个说法

节目现场:维权的却遭到殴打

罗先生是伊滨区罗疙瘩村的村民,今年5月份,因为不堪忍受家门口砖厂的粉尘和噪音污染,他再一次拨打了环保局投诉。

执法人员很快赶到现场对砖厂的生产行为进行了制止,但几天后,罗先生被人灌醉后施以一顿毒打,还受到了威胁。

罗先生所说的砖厂与村民的住所只有一路之隔。即便是在白天,也能清晰地听到机器轰鸣声。在一户村民家中,看到一层厚厚的灰尘裹在家具上。这名村民说,由于粉尘污染太严重,这间卧室已经没有办法住人。部门说法:会进行追究

“为什么会允许这样的厂房建在居民房旁边呢?”问政嘉宾谢景良问道。

“殴打罗先生的到底是不是砖厂的人,如果是,究竟是谁泄露了他的举报人身份?”“镜头向下”问。

“如果是砖厂的人打的人,咱们对此该怎么处理?”问政嘉宾赵莹问。

“伊滨区较为特殊,不在我们管辖范围内,我们会与其进行协调。”市环保局副局长郭福伟称,对于举报人被打,他们会进行追究,并为举报人提供法律援助。

节目,点评专家刘高岑总结说,对于环保部门而言,不能是市民反映了什么再去处理,很多时候应该是主动地、创新地进行工作,让洛阳的环境更加美好。-大河报策划要闻部执行章杰侯梦菲通讯员张亚姝文李斐斐摄影

原标题:洛阳百姓问政节目开播5名环保局领导遭炮轰(图)

稿源:中新

作者:

沭阳县金叶女贞球
手机捕鱼上下分
郑州儿童充气城堡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