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笔尖下的美食

2018-12-04 18:10:56
笔尖下的美食 烩面是河南特色美食,有着悠久的历史。

它曾经是我少时的手工玩具。

少时玩具很少,每当母亲做烩面时,厨房就成了我的天堂。

喜欢面。

那么洒脱轻盈的粉子,那末霸道张扬的东西,一遇到水,就马上变得黏软听话,好像即刻变了心性,从将军到奴隶了。

面像少不更事的孩子们,在家时张牙舞爪横行霸道,一出去见点场面,就收敛畏缩,唯唯诺诺了。

也像父亲,平时在外面威风八面,直爽暴躁,面对婉约含蓄的母亲,却言听计从,像个乖孩子。

记得母亲教我做烩面,和面时先放盐,然后把面揉成团后醒二十分钟。

我喜欢这个醒字。

多有节奏感啊,也就是把面放在盆里休息210分钟,让它缓慢实现从面粉到面团的清醒。

这时候我可以休息,可以向母亲告个状:面粉都要醒,可是,爹每天早上喊我起床时,坚决不准赖床,多不合情理!全家爆笑。

以后,母亲教我再用力揉面10分钟。

我会带着空想和面粉玩耍,告知它翻滚,站立,动作等一些要领。

抑或偷偷把面粉揉捏成不同的形状,动物啊、花朵啊等等。

有时候也会突然伤感一会,比如觉得同学有时不够真诚了,作业偏多没时间玩耍,感叹要是只念幼儿园该多好等等。

不过很快就被手里的面缠绵得仿佛看到轻盈的月光了。

玩够了,母亲又会让我停下来再醒二十分钟,我也可趁机出去散步。

如此反复3-4次,抻出的面才有韧劲。

多人性化啊!和面进程中场休息的“醒”多聪明智慧,非常合乎人生和社会的科学发展观。

也是慢工出细活的高度自省。

可惜这种快乐与我们而言,已经少之甚少了。

我喜欢这种渐渐和面,慢慢醒面的感觉。

其实,人与人、人与物之间,很多似乎多余的交换,蕴含着多少的情愫和乐趣,韵味和品质啊,许多看似平淡的交换,也可以让人与世界、人与人之间的情感更加浓厚、本真乃至包容。

多么耐人寻味哦。

母亲准备好肉汤和各种材料,我们将揉好的面团搓成粗长条,分成一份份面片,抹上小磨香油,盖上干净的棉布,再醒20分钟。

之后,切成一条条,用手轻轻去拉,拉时还可以在面板上摔、边摔边扯、根据口味,在厚度差不多时扯开,让它飘入滚得像白牡丹一样的肉汤里,稍煮一会,放入各色青菜,即刻捞出来豢养饥肠辘辘的胃腹“空城”了。

扯、拉、摔、撕,微妙的变化,细致的动作,每次都能让我感受到不同的幸福。

其实,父母对我,也不是如此吗?把我从襁褓中扯大,还要拉着我成长,然后鼓励我去社会的熔炉里摔打滚爬,还要和我一起迎接现实撕开的神秘面纱,去挑战和迎接所有的残暴和倾轧,固然,还有慈悲和温情。

泡煮后,光滑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