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娱乐

人生百态的故事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3 03:22:55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一 无知者    老学家中很穷,还特不喜欢读书,所以他每天都不去学校,每天都要老师叫我们去他家把他抬到学校来,他不是不会走,而是他根本就不想来,我们使劲的拉他,他却使劲的退,我们拉的没有办法,只好四个人一人抬着他的一只手或一只脚,我们抬累了想歇歇,他却躺在地下使劲的争,我们生怕他争脱跑了,只好一气的把他抬到学校,幸好他家离校不远,才二百来米,但他天天如此,我们也抬腻了,老师也没有办法,所以他读了不多久便再也没有去学校了,使得他自己的名字也不大会写,更别说认识其它的字。   他兄妹四人,他老二,除他外都已成家,他与母亲厮守,对母亲很孝顺,人也穷苦耐劳,为了维持家计,他到外面去过一次。   一天,他与老乡到外面去玩,偏生他喝多了啤酒突然尿急,抱着一条裤子在街上跑上跑下,脸都憋紫了,厕所却没找着。一 个老乡老远就看见他,还以为他病了,便问他:“老学,你肚子痛么?”他说:“我要屙尿,却找不到厕所。”老乡随手往对面一指:“那不是公厕么?”老学说:“那门口有三个字啊,怎么不是一个‘男’字呢?”老乡捧着肚子哈哈大笑,说:“那是‘男厕所’三个字啊。”   不识字的老学,自此不敢随便出外打工,每天老老实实的在家修理他的那份田地,有点空余时间,便去卖点零工,但不打工,家中更穷,人便调侃他:“老学,还不找个朋友?人要老啦。”老学笑着说:“老太婆都找不到,还到哪里去找朋友?”   所幸,老学不偷不懒,颇善穷扒苦做,勉强维持母子俩的生活。他母亲常说,我家老学好,勤勤快快的,可就是讨不到老婆。     二太猪    太猪,是一个人,本来有名有姓,可人们偏偏喜欢叫他猪。可见他的处世为人了。   太猪为人所不齿的,是他的无皮撒赖。他无皮撒赖的程度,又十足的让人汗颜。按说,一般乡下的电工,都是有点强横的,可是,太猪因无钱清付几个月的电费,被电工拿走一件东西后,太猪便跑到电工家,乱七八糟的一阵糊来,电工气不过,推了他一下,太猪便倒在地下,倒在地下的太猪便嚎啕大叫,又是甩手甩脚,又是满地打滚,在地下滚的满身泥水,然后跑进电工的卧房,随泥带水的懒在床上不走,电工吃饭,他也爬起来吃饭,电工睡觉,他却吵着不让他们睡,并且摔东摔西的,把电工家摔得一塌糊涂。电工没法,只得向太猪说:太猪,娘啊,爷啊,菩萨啊,我错了,东西你拿走,你回家去好不?但太猪还是不理,电工只得倒给他几十元钱,另请人把他抬了出去才打发了事。   自此以后,无人不怕太猪,就好像他是一桶大粪,生怕泼得自己一身脏,也好像是苍耳刺,一不小心,粘得你满身都是。以致后来,人们见他,不管有没有理,都得对他忍让三分。   但有一户,不想忍让太猪,太猪便怀恨在心,对付不了大人,便向他的小孩打主意。  一天,太猪收工回来,见那户人的两个小孩放学回来,拿着柴刀就追了上去,大一点的女孩跑了,但那个小男孩吓的跑不动,见场上有一床卷着的晒帘,便往那里一钻,太猪呢却拿刀在晒帘上就砍,把小孩在晒帘里砍的直哭,有人听见哭声,见太猪还在帘上使劲的直砍,便抢天呼地的大呼,他才拿着刀气冲冲的走开。待众人把那小孩抢出,小孩的头上鲜血直流,几条长长的刀口横陈在小孩的头上。  太猪判刑了,人们相视而笑,眼前不由亮堂了许多,后来,太猪死在牢中,与太猪有隔阂的人,身上顿感一松,又感觉天上顿时睛朗了许多。   但不想忍让太猪的那家的小孩的头上,却永远地留下几条刀痕,至今触目。    三 牛叔    牛叔是高中生,那时的高中生很吃香,可惜他却没半点出息。  他很勤劳,耕种了不少的田地,每天一早出工,太阳下山后才收工,天晴下雨都只见他在田头地中耕作,从没见他空闲过,但即便如此,全家的人还是不喜欢他。  原因是他太嗜酒。他好像全身都是酒虫,满脑子都是酒分子,一时不拿酒咂两咂,全身的酒虫便在蠕动,爬的他神经质似的极不舒服。所以,他出外有事也好,还是去田间地头劳动也好,身上常常放一个250毫升的小酒瓶,上午一瓶下午也是一瓶,酒虫不自在了,便把酒瓶拿出来咂两咂,喂饱酒虫。酒虫喂饱了,人也精神了,干活也有劲了,看见一个三岁的小孩,话也多了起来,他说:小妹,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学习雷锋好榜样,这么一点点年记,就知道帮爸爸出来作贡献,长大了,清华北大随你考,出来当个县长再上中央。如此这般也能唧唧呱呱的说上一大阵。   然而他的酒量不大,一斤米酒下肚,便可以击倒他,所以嗜酒的他,便常常大醉,醉了,便又对家里的人念念叨叨,甚至囗诛笔伐。特别是酒瘾一来,管你是自家的酒也好,别人家的酒也好,拿起就灌。   若是家中没酒,他有钱便到小店里去打酒喝,没钱便在家中偷上一两个鸡蛋到小店里去兑酒喝,如果有瓶,他便叫把酒倒进瓶中带走,没瓶的话,他则拿起盛满二两的酒杯,转过身,背对着小店,一仰脖,再转过来,酒杯空了,咂咂嘴,用手在嘴上抹了抹,有滋有味的说:一年三百六十天没有空,酒是精神酒是劲,喝了一口酒,赶快到田地中去冲锋陷阵。说完,扛起锄头大步的就走,宛如行军一般。  但有一次,他到丈母娘家,正是大寒天气,丈母娘拿出两瓶酒来放在火边温着,便上厨炒菜,他见两瓶香喷喷的米酒,就在身边,把那酒虫不由的勾引了出来,他拿起一瓶,品了一口,酒甜又纯,正是乡下上好的糯米酒,嘴巴咂几咂 ,拿起的瓶不想放下,便又喝了一大口,把瓶放到火边,但全身的酒虫却全都爬了出来,在全身上蠕动,痒痒的,他双眼盯着那酒,酒虫也在盯着那酒,越盯越痒,禁不住拿起酒瓶喝了一气,直到把这瓶喝干,嘴巴还在咂几咂 ,好酒,真的好酒,醉一次也赛过神仙,便放下空瓶拿起那一瓶又喝。待他丈母娘把菜炒好,来叫他上桌吃饭时,火边的两瓶酒只剩两个空瓶倒在地上,却见他早已醉眼迷离的倒向一边,他已醉得人事不知了。   所以,全家人见他喝酒,都不喜欢甚至特别反感,都在想法让他戒酒。为此,家中常常断酒,他一天没喝到酒,便宛如中毒,想方设法的去抠鸡屁股眼,也要到店里去弄点酒喝。然而越喝越醉,醉了,便怪婆娘断了他的酒源,而对婆娘大打出手,所以,连小孩在内,一家都对他怨声载道,甚至怪那家小店卖酒给了他。因此,他在家中颇感孤独。   但牛叔勤劳,每每醉后寂寞的时候,便起早穿黑的到田间地头去打发,被小孩看见了,叫他一声牛叔,他很高兴,脸上露出一脸笑靥。然而回到家中,全家人只叫他疯子,把那疯子前面的酒字去掉,生怕他见酒中邪。     四 豁嘴    他叫楚良,但天生豁嘴,虽经医生矫治,但说话时,声音像一个塌鼻子,所以,人皆称他豁嘴,而他的名字倒有许多人不知。   他身体好,有力气,做事肯吃苦,不惜体力,也不喜打扮,再加上一双脚特臭,人又不爱整洁,所以那些船老大,都以为他是一块挑船打苦工的好料,所以,他比别人能特别的深得船老大的好感,别人在老大处拿不到的钱,他可以拿到。因此,他挑船时,那一伙人的经济大权由他管,都在他的手上。   因他手上的钱不断,所以,他用钱就乱七八糟。有钱时,把大家招到一个饭庄一同豪饮豪嚼,醉了还豪气万丈的说:兄弟,去玩小妹不?大家说:你一身这样的破衣破鞋,脚又奇臭,不把小妹吓跑才怪。他说:嘿嘿,兄弟,我带你去看看,想去的跟我来。他说完出门一招手,拦住一的士,果然去了,一同去的人回来直说,那里的女人都认识他,知道他大方,都争着抢他。  但他一旦把钱玩完了,他的人也瘪了,大家的生活费没有着落了,不管天寒还是下雨,他便在外露宿街头,和他一起的人饿不过,便一起出去找他,他不是睡在人家的街头便是睡在凉亭子上,被众人逼不过,出去转一圏,来到一个小店,对店主说:老板,我们刚来这里才几天,就在前面那个码头挑船,船老大过两天才来,賖点东西给我好不,船老大来了,叫他过来给你结账。老板说:我又不知道你们住哪 ,你走了,我找谁要钱?他说:我们天天在那码头,挑船的就是,只賖给我们一点米几筒面,再给我们点青菜就行了。老板见要的东西不多,便给了他。大家见有吃的,也就不问他是怎么样搞来,且填饱肚子要紧。但他一赊就是几天,后来大家都走了,他被那店主撞见,问他要钱时,他身上依然一分没有,店主要他去借,他说可以,但没有车费。于是店主给他二十元,他竟一走了之。  还有一次来温州,人只到京华,钱已用完了,他便乘的,至温州下来,没钱,司机只好把他送派出所,所长要关他,偏偏所长夫人看见,问他怎么不给司机的钱,他说:我实在没钱,在京华我只能饿饭,来了温州,我还能找个老乡,我宁可挨司机一顿打,但谁知道他要把我送到这里来呢。所长夫人可怜他,还给他五十元,也让他一走了之。  船老大见他说起这些,都哈哈大笑道:“豁嘴,你敢的,我们不敢,你真行。”    五护林员    我也不知道他是谁,那是在一个苗木场看见他的。   那天,我也在购苗,只见远远地一个老头骑着一辆破旧的自行车,吱吱地叫着来了,至堤前停下,挽着一个黑色的掉了很多皮的旧提包,左臂上戴着一个又旧又脏的红袖,满面红光的摇摇摆摆而来,未进门先挥手的大声道:“老王,老王,有树苗么?钱,你放心,尽管找我好了。”老王道:“你上一次的树苗钱呢?你还没给我呢?”那人道:“上一次的钱么?你还没有去拿么?你怎么不去找我呢?你怎么不去找我呢?”老王道:“领导不在嘛。”那人道:“领导么事呢,你怎么不找我呢,你怎么不找我呢?你看我这手上戴的是什么?”我向他手上看看,只见红袖上写的是“护林员”三字。那人继续说道:“搞了玩,我这个是吃素的么?”那人手指着红袖,说完,正了又脏又旧的领带——可惜没有衬衣,内衣的圆领也很脏了,黑乎乎的——依然说:“你怎么不找我呢,你怎么不找我呢?真是给你搞了玩。”   说完他大摇大摆的去了苗场,一时,他扯来几棵苗木,全是花木苗,一算帐,计币一十六点五元。这时,他双手抹了抹衣袖,作势的样子,正经的坐下,便排出那个黑色的旧提包,依然说:“我还给你搞了玩。”便拉开皮包的拉练,拿出一个红色的女式旧钱包——也是掉了皮的,剥开压扣,排出一匝钞票,都是几张十元的和十几张元角币,全是旧的,抽出十五元与老王,说:’就这十五元,不欠你的了吧。我还给你搞了玩。”   临走,见桌上盘中有瓜籽、花生,便叉开五指,全抓进衣袋说:“到了你这里不给酒喝,瓜籽花生全给你抓走。”抓到,见仍有几粒漏在盘中,但拿起盘一倾而尽,——装了鼓鼓的一包,便向衣袋上拍了几拍,摇摇晃晃的推着自行车一路吱吱地走了。边走边说:“搞了玩,给你搞了玩。” 共 4115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阴囊湿疹
昆明专治癫痫病的研究院
云南癫痫病权威医院在哪里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签约指南 手机微信微店怎么开 技术资讯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