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科技

天命武圣 第十二章 阎罗掠魂印

时间:2019-09-24 16:16:10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天命武圣 第十二章 阎罗掠魂印

“六千金币.”

就在彭护法三人已经在等待月菱敲锤的时候.场下又有人喊起了价.一次性加上了一千金币.

“该死的.”彭护法猛地站起身來.往下看去.只见那喊价的应该是个大汉.只是身上披着斗篷.脸上还带了个面具根本看不出是谁.

“敢惹我阴魔宗.简直是找死.”彭护法咬牙切齿.但他还是得继续出价.他是一定要将这灵剑买下的.只是他已经暗自决定了.盯死了这个人.只要出去.就让他知道什么叫后悔.

“六千一百金币.”彭护法大口大口喘着气.他不能挪用阴魔宗的“公款”.只好自己垫上一笔钱.这可是他积攒了好几年的积蓄啊.

“老冯.你倒是厉害.这样就让这彭连尚多花了一千多金币.大快人心啊.”那面具男子身边.一名看上去也是某个宗门的成员低下头.压低声音笑道.

那个叫做“老冯”的大汉轻笑一声.摆摆手道:“只要能让阴魔宗吃瘪.咱什么都能干.”

这老冯是一个小家族的护法.前几个月他的儿子就是因为冒犯了一名阴魔宗弟子.惨遭杀害.他暗下决心.一定要让阴魔宗付出代价.现在这么好的机会.他岂能不珍惜.

悄然间.场下有好几个人都开始在各自的空冥灵器中翻找了起來.他们也要学那冯护法.给阴魔宗捣个乱.这其中有的是与阴魔宗有仇恨的.有的则是看不惯阴魔宗行事作风的.还有的则完全是凑热闹的.反正有了这群人.阴魔宗就悲剧了.

“六千五百金币.”

“七千金币.”

“八千.”

“九千九百.“

……

一个个人开始疯狂的叫价.喊价声此起彼伏.看上去倒不像是拍卖.而像是一群人的狂欢派对.只是这价格的增速.到让阴魔宗三人苦了脸.

“一群混蛋.混蛋啊.“彭护法像是发疯了一样.拼命的揉着自己的头发.把那原本顺滑的黑发都搞成了鸟窝.他是有多想停下喊价.让那些家伙自食其果.但若是沒有拍下这把剑.主宗的人饶不了自己.其余分宗的人也会打压自己.甚至自己这处分宗的人都会处罚自己.这可如何是好啊.

月菱妹子饶有兴致的看着地下的喊价.连喊话都忘了.看这情势.自己就算不喊价.这价格也会一路飚上去.哈哈哈.如果阴魔宗拍下來了.那就给她出了口气.敢威胁我.哼.如果被别的宗门买去了.那拍卖行也能大赚一笔.嘻嘻.怎样自己都不吃亏.自己果然是聪明的.

“这阴魔宗可是惨了.“十七号包间内.戴航听着耳边就沒停过的喊价.暗自咂舌.看这趋势.阴魔宗想把这灵剑买走.怎么也得花个两三万金币了

天命武圣  第十二章 阎罗掠魂印

.连地品低阶的功法都沒这价啊.

启扬也是在一旁笑着.偶尔逗一下怀里的小老鼠.这感觉……爽.

“两万.”阴魔宗又喊价了.彭护法满脸水渍.天知道那是汗水还是泪水.只是他自己知道.这一场拍卖会过后.自己的积蓄就沒多少了.

“两万五.”场下的拍卖还沒停止.阴魔宗.那是什么.可以吃吗.

彭护法握紧了拳头.眼中的怒火好似想烧了这间拍卖行.他怒吼一声.

“三万金币.谁敢再喊价.老夫现在就灭了他.”

这一声暴喝可是如同惊雷乍响.震得所有人都愣住了.还真沒人敢叫价了.就算这凛冬拍卖行里面有着许多强者守护.但要是这彭志尚真的疯了.把自己灭了就不好玩了.反正已经让他们出了不少血了.也该玩够了.

“月菱小姐.现在应该倒数了吧.”彭护法巡视了一眼场下.虽然被水晶阻挡.众人看不见他的眼睛.但那种凌厉的目光却如芒在背.很是难受.待得彭护法见沒人喊价后.他看向了月菱.

月菱皱了皱眉头.琼鼻一皱.“这老家伙真是可恶.自己看得正开心呢.”

不过她可不敢再激怒这个处于暴走边缘的家伙了.拿起小锤子就开始倒数了.

戴航也是一脸的索然.这群家伙真沒胆.一下就被吓住了.切.

“三万金币次、三万金币第二次、三万金币第三次.成交.恭喜阴魔宗彭护法拍得这把灵剑.”月菱在台上连敲了三下.宣布阴魔宗拍下了这把坑人的剑.

彭护法拿着这把堪称天价.史上价格的人品中阶的灵剑.欲哭无泪.自己发什么神经.竟然跑來这个拍卖会啊.

“我们走.”彭护法在心里把那个乌蒙骂了几百遍.恨不得让他从地里爬起來.自己要好好“招待”他.

“彭护法.我们不等下面的拍品了吗.”康儒看着转身离去彭护法.瞪大了眼睛.张嘴问道.

“是啊彭护法.下一件可就是压轴拍品之一了.我们再等等吧.”另一名阴魔宗弟子也说道.他也想看看压轴拍品是什么样的呢.

“钱都用光了.留在这里干吗.等的被人看笑话吗.”彭护法冷哼一声.他们出來也就带了十万金币.前几件拍品就花了五六万金币.而这把剑又花了三万金币.可以说现在他们真的是囊中羞愧.就那不到一万的金币.能买的了压轴拍品.估计自己要再想拍什么东西.那些看阴魔宗不对眼的人又得玩花样了.

康儒两人对视一眼.都无奈的摇摇头.跟着彭护法走了出去.

“就算买不了.见识见识也好啊.”康儒在心里暗道.只是这种话他可是说不出來.万一惹恼了彭护法.自己就惨了.

六号包间的灯光暗了下來.表明里面的贵宾已经离开了.这让场下的人松了口气.虽说与阴魔宗不对眼.刚刚也出手捣了一下乱.到说真的.沒人真的愿意与阴魔宗对仗.之前阴魔宗还呆在拍卖场里的时候.他们还觉得心里蛮紧张的.现在他们走了.那就轻松了.

“好了.好戏散场了.我们也走吧.”启扬的目光几乎都是在拍卖台还有六号包间游走的.现在阴魔宗走了.他也沒什么好呆的了.

“我们不看看压轴的了吗.”戴航傻愣愣的跟在启扬背后.他也是好奇的拍品是啥呢.

“后面的都沒什么好看的.而且我们也买不起.”启扬随手把那本拍品手册扔给戴航.的三件压轴拍品他都知道了.一部地品中阶命法、一件地品低阶灵器.还有一颗帮助命门境界突破的丹药.都是好东西.可惜对两人都沒用.而且……确实沒钱啊.

“原來就这些东西啊.”戴航看了一眼就把手册丢了.说实话.身怀一个宗派的底蕴还有整个迷藏的宝物.这几件东西他真不在乎.光地品的功法他就有五部了.灵器更多.

三件拍品被什么人买去了.启扬他们是不知道的.他们现在正在准备着.准备进入极北古战场.

而与此同时.在雪玲城的一间客栈中.阴魔宗的三人聚在了一起.同时还有之前待在客栈内的两人.五道阴森森的身影散发出的气息.似乎让房间内的温度都下降了一点.

“准备好了吗.”彭护法看了一眼四人.四人皆是点头.眼中闪过一道精光.

“很好.”彭护法狰狞一笑.“我倒要看看.那个胆敢杀我阴魔宗弟子的家伙到底是何方神圣.”

五人以一种特殊的方位盘膝坐好.双掌向前推去.十只手掌间留有一点空隙.

“來.”彭护法厉喝一声.同时一股漆黑无比的灵气顿时从他的衣袖中倾泻而出.缠绕在他的手上、身上.并且慢慢向手掌推移.

“哈.”其余四人也是沉喝一声.同时黑雾缭绕.犹如四头魑魅.盘旋而出.缓缓与其余的汇聚在一起.在众人的掌心相对处融聚在一起.慢慢化为一枚阴森黑暗的符印.

阴魔宗的來历鲜有人知.但无可否认的是.这个神秘的宗门是大陆上历史悠久的宗门之一.甚至在千年前就已经存在了一直到现在.阴魔宗在大陆各地开宗散枝.几乎每个角落都有阴魔宗的影子.

千年的底蕴让阴魔宗拥有了许多的秘法.威力极强.就连古时候炼制尸傀的秘法他们都知道.并且还演化为现在的天枯玄傀之法.论宗门道藏之多.阴魔宗稳列大陆前五.

此时阴魔宗五人所施展的.就是他们阴魔宗收藏的秘法之一.名为阎罗掠魂印.

每一处分宗其实都有主宗专门赐予的一部秘法.每一种秘法都不尽相同.像是天荒地区的阴魔宗拥有的就是天枯玄傀之法.而彭护法他们所在的阴魔宗分宗.就拥有这道阎罗掠魂印.虽然说每一处分宗拥有的秘法其实都是简化过的.但威力也不容小觑.

这道阎罗掠魂印的施展就是需要五名阴魔宗人共同施法.并且要消耗他们不少命元.但其能力.着实恐怖.因为它拥有的力量是--烙印.

保山治疗阳痿医院
鸡西白癜风
随州牛皮癣
北京前海股骨头医院的专家有哪些
北京京城皮肤医院评价怎么样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3

网站地图